三分快三

目录

|

书签

设置

手机阅读

扫二维码

传奇阅读客户端

下载手机版

点击这个书签后,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
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。

第十二章 乌石巷

小说:城门头 作者:黄九榕字数:8049更新时间:2019-04-29 07:56:24

1

叶展红两个月前就回学校了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过年没回来,过完年都三四天了,也还是见不到她的人影。这几天,丘河生一直找借口,去宝珠巷的附近转悠。从叶展红住的彭家老屋经过时,他也会放慢脚步,东张西望的,希望能够碰到她。

这样又过了几天,既没有碰到过叶展红,也无从听到她的任何消息。丘河生实在忍不住了,就设计了一个《红色中华》要找叶展红的借口,去彭家老屋找人问。问了三四个人,凑起来的信息是:彭家老屋只是她的外婆家;叶展红不在外婆家;她过年没有回来,听说去她的同学家过年了。

丘河生很受打击。自己把她当成最亲密的人,可是这些讯息,叶展红却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。连去她同学家过年这样的大事,她都没有告诉他。他一个人到城门头上吹了吹冷风,冷静想一想,其实,也不能怪她。自己和叶展红的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,就耍了那么几句嘴皮子,忽悠了她那么几下,占了那么一点小便宜,从头到尾,任何与男女爱情相关的行为都没有,就自以为是地认为和她是情人关系,这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。但是,话说回来,如果叶展红是一张白纸,她的身边没有别的男人,只和自己一个人有过这些亲昵的行为,当然可以认为她是愿意和自己在一起的,那么,视她为情人或者准情人,也不算是自己的一厢情愿。可是现在,她居然去她的同学家过年了,这个同学如果是男同学,叶展红就不可能是一张白纸了。自己和她的那点事,和跟了人去人家家里过年相比,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。一个未婚的女孩子,过年不回家,可能没有别的理由吧,除了去未婚夫家。

三分快三难道,她在学校有她真正的情人?和自己仅仅是逢场作戏?丘河生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,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戏。心情不好,在家里也呆不住。余丽霞娘家的人,嫂子、姐姐、母亲川流不息的来来去去,帮余丽霞料理生孩子的准备工作,他既插不上手,也插不上嘴,初六一早,就找了一个借口,一个人回双洲乡去了。

三分快三到了初十那一天,不知怎么回事,丘河生突然特别的想上城了,一股躁动不安的情绪鼓动着他,上城!上城!于是他就从双洲乡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。在城门口下船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在溪坝里洗衣服的叶展红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蹲着洗衣服的地方其实离丘河生下船的地方很远,但丘河生就是千里眼般的,一眼就看到叶展红了。叶展红穿了水鞋蹲在卵石滩上,一只小手拎了衣服在水里打转。

三分快三这肯定是因为水冷。丘河生想。

丘河生朝她走过去。一到她的面前,就注意的看她那一双手,果然被冻得红红的,像一根根红萝卜。他恨不能立刻就抓了她那一双小手,久久地捂在自己的大手里。不,要把那一根根小小的红萝卜,含进自己的嘴巴里。

叶展红看到他,眼前一亮:“哎,丘队长。”她站起身,伸出手,“过年好!”

丘河生马上抓住了她伸过来的手,用了两只手紧紧地握住,真的好冰。他不仅不能放开她的这一只手,还要她的另一只手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诧异地问:“你干嘛?”

三分快三丘河生这才醒悟过来,自己失态了,赶紧说:“你的手太冰了,我帮你捂捂。”

“不用。”叶展红说。又说,“这大庭广众的,也不能在这里呀。”

前面干干脆脆的两个字,让丘河生听了有点心凉,与他听到她去同学家过年时的心境是一样的。但后面那一句话,又让他心花怒放。这说话的口气,这扭捏的神态,这话里话外的意思,不正是表明了他们之间有不一般的关系吗?丘河生把她说的那句话直译过来,其实就是“到没有人的地方,我就让你捂”的意思。这让丘河生觉得,他们之间的关系,还是情人或准情人的那种关系。

丘河生说:“晚上见个面吧,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去哪里呀?”叶展红压低了声音问。

“你定。”

三分快三叶展红说:“去龙岩潭吧。”

“好呀。”丘河生更加心花怒放。

叶展红说:“我是有事要告诉你。”

“是吗?什么事?”又说,“我也有事要告诉你。”

“晚上再说吧。”叶展红说,“你经过乌石巷的时候,带点炰雪薯包给我。”

三分快三“好。”丘河生也不问为什么,直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一样。

           

在经过乌石巷的时候,丘河生果然看到了那个买炰雪薯包的店。出门的时候,他还担心,过年期间,大家都在家里吃饭,这种小店可能不会开张。没想到还真的有。他走过去套近乎:“老板,新年好!还不到正月半呀,这么早就开张了?”

老板回答说:“是呀,要开张,很多部队的同志喜欢吃。”

原来如此。丘河生又问:“怎么卖呀?”

“一毛钱四个。”

“那跟平时一样呀。大过年的,你也没有加一点价。”

“不敢加,都是熟客,不好意思加。”

三分快三“给我四个吧。”丘河生说。

三分快三老板取出一张干净的白纸,一边包炰雪薯包,一边对丘河生说:“雪薯就是中药淮山,可以健脾的。你看,这炰雪薯包皮酥肉嫩的,不多吃几个吗?”

丘河生看看手上的纸包,小小的,好像显得很小气的样子。就又掏出两角钱,递给老板:“那就再来八个吧。”他想好了,自己也得陪着叶展红吃几个,而且,这老板说得对,淮山健脾,对叶展红的身体有好处。

三分快三一想到叶展红的身体,丘河生就联想起她长无名肿毒的事。吃这种油炸的东西,她的身体会不会上火。又想想,就这几个炰雪薯包,全部吃了也不至于会热到那里去。再想想,就是再长无名肿毒,又有什么关系呢,不是可以再帮她敷马齿苋吗?如果她真的身上再长什么东西,他帮她敷药、按摩什么的,她应该不会扭来扭去的拒绝了吧?

他哑然失笑。

乌石巷的上头是银镶阁,它是建于唐大历年间的一座典型的苏派建筑,有奇石、古树、楼阁。由于建在高处,行人仰望,那楼阁仿佛是天上白银样的云彩镶嵌出的,所以就叫了银镶阁。

丘河生从银镶阁旁边的小路走下去,前方不远,就是龙岩潭了。龙岩潭其实是两个地方,紧挨乌石巷的,是一块突出于鄞江河水面的巨大岩石,形似盘龙,所以叫龙岩。龙岩底下的深潭叫龙潭,据说水深可达十几二十米。坐在岩石上面,可以俯瞰幽深的碧水,远眺如画的太平廊桥,是一个方便年轻男女谈恋爱的僻静之处。

拐过一个弯,丘河生看到了,前面的榕树下,那块巨大的岩石上,有一个妙龄少女被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河水衬出的剪影,形态优美,就像画上的月中嫦娥。那就是在等着他的叶展红。

叶展红见丘河生来了,起身和他打招呼:“来了。”

“迟到了。”丘河生走上去,顺势扶着叶展红,“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

三分快三“没关系。”叶展红说,“坐吧。”拉了丘河生坐到岩石上。

丘河生最喜欢的,就是叶展红这种没有女孩儿骄气的作派,不会把等候男人当成多么重大的牺牲,也不会把陪伴男人当成换取报答的条件。而有的女人可能就不一样了,一颦一笑都以为要换来男人的什么东西才不会吃亏。即使是余丽霞,作为名正言顺的妻子,新婚那时候,要是他们那个了,第二天,她就会赖床,让他早起干活。她怀孕的时候,她常常要他帮她捶背,捶腿。以后,她生孩子了,肯定会要使唤他洗尿布,洗衣服的。不是他不愿意,他知道这些事都是男人应该做的,他也乐意去做,那是一个丈夫的本分,也是一个男人的乐趣。他看不惯的是那种态度,那种我是女人你就得让我,那种我给你了,你就要回报我的态度,他受不了那种颐指气使。他觉得女人如果不把男人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,男人会愿意付出更多,女人如果不觉得自己的身体是有价的,男人反而会觉得价值连城。

三分快三丘河生把炰雪薯包递给叶展红:“你饿了吧。”

叶展红打开纸包,先闻了一下:“真香。”她递了一个给丘河生,“你也吃。”

三分快三丘河生伸长舌头,吃了叶展红手上的薯包,觉得特别的香,比以往任何时候吃的炰雪薯包都要香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看他吃得痛快,自己也狼吞虎咽起来。她边吃边说:“我还真的饿了。”一下子就吃了四五个。

三分快三丘河生觉得,叶展红在他面前毫不掩饰饥饿的样子也是很可爱的,又庆幸,好在又买了八个,要不,就不够了。

叶展红再吃一个,就只剩下三个了。她要让丘河生吃掉,她说:“我都吃了六个了,你才吃三个。”

丘河生说:“你多吃一点,健脾。”

三分快三叶展红又吃了一个,然后拿一个,放到丘河生的嘴边,让他吃。丘河生就着叶展红的手,吃了。叶展红再拿最后一个,照样递到丘河生的嘴边,还要他吃。丘河生摇头:“你吃。”叶展红就把炰雪薯包拿回来,自己先咬了一口,但没有咬断,把剩在嘴边的另外一半,朝丘河生送过去。

这个动作就很亲昵了,丘河生要是用嘴去接,两个人的嘴唇就碰上了,如果丘河生用手去接,那就是不解风情了。丘河生当然不能做不解风情的男人,他挪了挪身子,要用嘴去接叶展红嘴边的那半个炰雪薯包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却用手把那半个炰雪薯包拿了,塞进了丘河生的嘴里。

丘河生遗憾自己动作太慢,失去了和叶展红的芳唇接触的机会,但又觉得,这也已经很不错了,毕竟是她第一次让他吃她刚刚咬过的食物。

叶展红掏出一条小手帕,擦了擦嘴。丘河生也用包雪薯包的纸胡乱地擦了几下。叶展红见状,把手帕的反面折过来,递给他用。他接过手帕,放在鼻子上闻着,有一股迷人的香味。他拿在手上,舍不得用来擦嘴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看他那样子,故意说:“怕脏呀?”趁他不备,一把把手帕抢了回去。

三分快三“哪里呀,我闻香呢。”丘河生说。

“你又开始油腔滑调了。你要是再油腔滑调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丘河生尴尬地笑了笑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三分快三“初七回来的。太累了,初八睡了一天,昨天才出门。”

“在学校过年呀?”丘河生旁敲侧击。

三分快三“没有,去一个同学家过年了。”叶展红说。

“男同学?”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一个人去男同学家过年?”丘河生心想,那不就是有那种关系了吗?没有那种关系,怎么会去人家家里过年呢?

“没有。”叶展红看了看丘河生的脸色,说,“好几个人哪。”

三分快三丘河生松了一口气。

叶展红告诉他:“我们几个同学本来想去上海,参加十九路军抗战的,到了浙江的同学家,听说前方都签了停战协议了,同学被家里人劝阻,大家就都去不了了。”

三分快三“这样呀。”丘河生笑了,“回来是对的,国民党没有民众基础,不如回来跟红军,红军正在号召武装民众,驱逐日本及一切帝国主义武装海陆空军出境。”

三分快三“但是红军不在前线呀。我们就是想到抗战前线,和日本帝国主义面对面作战。”叶展红激昂地说。

三分快三丘河生觉得叶展红的这种精神很对自己的胃口,他抓住了她的手:“我们早就想上前线了,要不是国民党围剿我们,我们早就上前线抗日了。”

三分快三“我知道。”叶展红拍拍丘河生抓着自己的那只手,“你讲的跟罗部长讲的一样。”

三分快三“罗部长?”丘河生问她,“谁是罗部长?”

三分快三“罗杨林,罗部长。”叶展红一边说,一边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。

三分快三“罗杨林?他当部长了,什么部长?”

“经济部吧。他们缺干部,特别是有工作经验的干部。”叶展红说,“昨天我去县苏采访的时候,见到了他,听他说缺干部,我就向他推荐了你。我还把那篇《丘坊村苏扩红记》给他看了。他说,好呀。还说他也认识你。”

“好呀,到县里工作,我就可以经常看到你了。”丘河生又抓过她的手,紧紧地握住了。

三分快三“他们要成立粮食调剂局,还差一个副局长。我一提起你的名字,他马上说好。”

三分快三“那以后是不是要来这里办公了。”丘河生仰望着上面的银镶阁。正是月圆之夜,月光透过云朵,在那些飞檐翘角上镶上了一道闪亮的银边。

三分快三“不是。这里是县委。县苏在如意宫。”叶展红说。

“他现在是县苏的部长吗?”丘河生倒是没有想到。

三分快三“你不知道?”叶展红又把手从丘河生的手中抽了出来,嘟起嘴巴,“还说你认识罗部长。”

“前年他到做衫店来的时候,还是一个副官,我想他可能是红军一个部队的军需副官吧,他戴眼镜,红军军装上没有官阶,我也没问他是哪个团、哪个师。后来,他想让我跟他干后勤,我不愿意。我想上前线打仗。”丘河生告诉叶展红。

丘河生没有告诉叶展红,就在十天前,他和罗部长还在师父家一起吃过年夜饭。如果提到过年的事,可能会扯到余丽霞。在叶展红面前不宜说关于余丽霞的任何事。

“那你怎么没有上前线?怎么去丘坊了?”

“他和我师父说,搞好后勤工作,要比一个人上前线杀敌作用大上一百倍。我就对我师父说,那我去丘坊,带出一百个赤卫队员,然后整体加入红军。”

三分快三“你真是这样想的?”叶展红说。

三分快三“确实是这样想的。”丘河生说,“我就觉得在地方搞后勤婆婆妈妈的,不如上阵杀敌痛快。”

三分快三“像个男子汉。”叶展红夸他。

三分快三“真的?”丘河生又把叶展红的手抓回来,用了两只手,更紧地握住了。

“嗯。”叶展红嘬起嘴唇,在他的脸颊上碰了一下,算是对他的肯定和奖励。

啊!丘河生从来没有被女人这样对待过,和余丽霞虽然结过婚,但属于那种刚开始不知所措,很快便无师自通,尔后就真枪实弹类型的,没有什么情感交流,情绪酝酿一类的过程,所以,对叶展红这样的举动,既感觉新奇,又深受刺激,但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,便呆着,一动不动。

三分快三“傻了?”叶展红问完。又把他的头搬过来,在他的另一边脸上也嘬了一下。

三分快三这下丘河生懂了。他把叶展红的头抱过来,也学她的样,一下、一下、又一下……突然,他想到一句话,随口就说了出来:“你亲我两下,我要多还你几下。”说完就连珠炮似的亲她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愣了很久,才想到,丘河生这是在占她的便宜了。从刚开始的手的试探,到现在的语言调戏,不过瞬间功夫,他又游刃有余了,这个男人确实够聪明的。她又高兴又不安,就扬起拳头打他:“你好坏,你好坏呀,明明占了我便宜,还敢这样说话。”然后,就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,既不让他亲,也不让他看了。

三分快三丘河生抱着叶展红,深吸她身上的芳香气息,眼望着月光下的鄞江,觉得跟一首诗的意境十分吻合,便情不自禁的吟诵出来: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……”

三分快三叶展红原本在他的怀里舒服地听着,听他不再往下说了,便抬起头:“继续呀。”

丘河生笑笑:“不能继续了呀,再下去,就要‘流之’、‘采之’了。”说完,摆出一副要动手动脚的架势。

“啊!”叶展红本能地坐了起来。看他并没有要侵犯她的意思,就又平静下来,“你这人,有点文化,也很幽默。”又说,“还没问过你呢,哪个学校毕业的?”

“就读过几年小学,还没到毕业,父母就供不起,让我上城学做衫了,还好师父让我上夜校,又读了两年。”

“在哪里读的?”

“七中。”

“那我们还是校友呢,我也是七中毕业的。”

三分快三丘河生赶紧说:“不敢,不敢。我那种不算,你是正牌的。我是业余的。”

三分快三“就是校友嘛,你看你……”叶展红佯装生气。

“好吧,就算是吧,高攀了。”

三分快三叶展红又问:“你们夜校还学《诗经》?”

“那是我师父教的。”

“你师父好有文化。”

三分快三“那是。也是我聪明,悟性高。”丘河生说。

“吹,你就吹吧。”叶展红笑他。

“这不是我说的,是我师父说的。”

三分快三“你悟性高,为什么不让你学做衣服了,让你参加革命?”叶展红问。

“师父说,如能兼济天下,就不要满足于独善其身。”

往下,两人越说越近乎,越说越投机,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。谈起文化,说到抱负,那话语就海阔天空了,那心就跳跃到一起了,儿女情怀就慢慢的退却,剩下的只是两颗心的交汇,是两只手的紧握……

3

这样过了许久,乌石巷那头响起了巡夜的锣声。

“火烛要小心,门户要谨慎……”巡夜人的叫声也越来越近。

三分快三丘河生说:“噢,不早了,该走了。”其实,他并不是想走。他是想提醒叶展红,时间不早了,不能停留在握手和聊天上,该做点别的什么事情,或者换一个别的什么地方了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似乎也知道他的口是心非,笑着看他,柔声细气地说:“好,走吧。”话这样说了,可她的身体并不动,声音也太媚了,两只大眼直勾勾地望着他,即使是朦胧月色之下,他也能看出她眼光中流露出的挽留。

三分快三丘河生也不能太过于直接,重要的事情要对方先做,先表态才好。老话不是说,男想女隔座山,女想男隔层纱吗?女人先动手,可以标榜为为了神圣的爱情,男人先动手,就可能被人说色,说耍流氓了。

于是,又坐下来聊天,你一句我一句,谈东谈西的,有时候又有一搭没一搭的,也不知说了什么,又过了好久,丘河生突然又说:“太晚了,该回去了,真的该回去了。”

叶展红仍然一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,并不站起来,声音更柔更甜了:“回去,好,回去吧……”

他只好又坐下来,自我解嘲说:“再坐一会,再坐一会。”坐下来后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看着叶展红傻笑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看到丘河生这样,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她问丘河生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?”

“你喜欢我?”他明知故问,“我不知道呀。”

“你像我表哥。”叶展红说。

三分快三丘河生知道她有一个表哥,是前几天去彭家老屋探听叶展红的消息时打听到的。听说她的表哥当过红军的连长,打漳州的时候牺牲了。

三分快三“我表哥是我大舅的儿子,我小时候和他跟外婆一起住。他经常逗我,欺负我,揪我的辫子,打我的屁股,让我出丑,笑话我做错的每一件事,跟你一样坏。”叶展红说着这话,脸上却是神往的表情,“可是,我很想他。”说完,好像要哭的样子。

三分快三丘河生赶紧搂住她,拍拍她的肩,安慰说:“好了,好了,我不欺负你了。”又连忙更正说,“我也没有欺负你呀。”

三分快三“不。”叶展红说,“我希望你像我表哥一样欺负我,我喜欢我表哥欺负我,我想我表哥,我表哥读书让我先读,做衣服让我先做,吃肉让我先吃,我表哥是关心我,不想我被别人欺负。”

丘河生听明白叶展红的意思了,虽然她说得很乱:“我知道了,你表哥很会保护你,他一直在给你打预防针,希望他不在你身边的时候,你也不会被人欺负。”

叶展红看着他,把他的头抱过来,亲一下他的额头,然后,亲脸,然后是满头满脸地啄。这种方法是叶展红在河里洗衣的时候,被小鱼那样啄过,悟出来的,以前从来没有联想过,突然间就无师自通,全盘照搬照套,用在丘河生身上了。

丘河生正是一把等待火星点燃的干草,她这一啄,就像划着了一根火柴,一下子使他燃烧起来了。他把她紧紧地抱住,也在她的粉脸上胡乱地啄了起来……

三分快三“哥。”叶展红叫了一声,马上改口,“河生……”她浑身颤抖着,“河生……河生……河生……”

三分快三“妹。”丘河生也跟着叫了一声,听她改口了,也跟着改口,“展红……”他大口大口地喘气,“展红……展红……展红……”

三分快三就在这时,那巡夜的锣声又敲回来了。

“火烛要小心,门户要谨慎……”巡夜人好像在朝这里走过来。

丘河生捂住了叶展红的嘴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摒住了呼吸。

三分快三他们发现,那个巡夜人真的是朝他们走过来了。

叶展红牵着丘河生的手,带他绕过一棵树,躲开巡夜人的视线。

巡夜人走到他们刚才呆过的地方,左右看看,没人,就放心地解开了裤子,一边撒尿,一边还摇头晃脑地唱着山歌:

高山顶上一棵葱,

三分快三 山风吹来身摇动,

有情哥哥摘去吃,

无情哥哥不要动……

三分快三有灯笼照着,巡夜人小便的样子清晰可见。叶展红差点笑出声来。丘河生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。又觉得不对,捂住了她的眼睛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拿开丘河生的手,凑近他的耳边,悄声学唱刚刚听到的山歌:

……

有情哥哥摘去吃,

无情哥哥不要动。

“我吃。”丘河生听她这么说,就借势转过身,抱了她,又亲她的嘴。

三分快三叶展红急忙摆脱丘河生,她指着近在咫尺的巡夜人,低声说:“有人哪!你色胆包天了!”又拉了他的手,走出龙岩潭,来到乌石巷,四顾无人,这才放声大笑起来。

三分快三巡夜人小便完,也走上来了。叶展红止住笑,拉着丘河生往前跑,然后躲进了一个门楼的暗影里。

“这是谁的家?”叶展红躲在门楼下,打量着周围的情况。

三分快三四周都很安静,月光如水,倾泻在石板路上,一级级台阶清晰可辩。但他们藏身的地方,是门楼往里凹进去的部分,正好挡住了月光,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人。丘河生放心了,轻声告诉叶展红:“这好像是卖炰雪薯包的地方。”

三分快三叶展红往里挤了挤,觉得自己安全了,又打量一下门楼:“是。是那个卖炰雪薯包的家。”

那个巡夜人快要走过来了。两个人又往里挤了挤,身体紧紧地贴着,一动不动。

巡夜人一路敲着锣,叫着:“火烛要小心,门户要谨慎……”慢慢远去。

他们彼此看了一眼,马上如饥似渴地捧起了对方的脸……

  黄九榕说:

        

2
  • 88传奇币

  • 588传奇币

  • 1888传奇币

  • 5888传奇币

  • 8888传奇币

  • 18888传奇币

立即打赏三分快三

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

  • 1

  • 2

  • 3

  • 4

  • 5

  • 全部

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

立即投票三分快三

忘记密码?注册新帐号

使用合作网站登录

一分幸运28——一分幸运28倍率-一分幸运28漏洞 3分赛车——3分赛车倍率-3分赛车漏洞 三分快3——三分快3网址-三分快3网站 幸运pk10——幸运pk10分析-幸运pk10遗漏 uu快三——uu快三邀请码-uu快三大小计划 分分快三——分分快三单双-分分快三大小